拉萨地区的过藏历年习俗

      藏历新年初一的帷幕是以背首水拉开的。清晨,姑娘们背着水桶到河边去背水,水桶上系有一条雪白的哈达,表示吉祥。听前辈们讲:水是幸福之本。生活告诉我们这句话是真谛,我们人类是起源与江河有着密切的关系。穿上节日盛装的阿妈,大年初一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走到佛龛前把姑娘背回来的首水盛在供碗内敬奉神佛。点亮酥油供灯,烧上几拄香,双手合什用一颗虔诚的心进行祈祷。“神佛保佑,让六界众一,普渡苦海,得到幸福”。祈祷完毕,阿妈的心这才觉得平静、坦荡、宽慰。

  初一是新年的头一天,这一天人们天不亮就起床,洗梳完毕穿上新衣服,拿着酥油供灯到寺院里朝拜神佛。寺庙的院子和走廊里到处都是朝拜的人群,酥油供灯千盏万盏,把整个寺院照得通亮,佛象身上戴的那些金银珠宝闪闪烁烁,藏香的香气扑鼻而来,在一种庄严、神圣的气氛中,善男信女们念诵着经文向每个酥油供灯挨个添油,仰望神佛端庄、安祥的脸庞,双手合什虔诚祈祷,祝福一切生灵幸福。人们用这样一种方式迎接新年的朝阳。

  新年的第一天,天真活泼的孩子们心情格外高兴。天还没亮,穿上新衣服,出去放鞭炮。我小的时候,爸爸妈妈把过年的新衣服放在床前的时候,兴奋得一夜睡不着觉。要欢度新年了,家家户户把房前屋后,里里外外打扫干净。在佛龛前摆上“卓苏切玛”,摆上“德嘎”,这是表示新的一年开始的时候,充满祥和瑞气。“卓苏切玛”是用酥油拌合的糌粑和干炒麦粒,分别装在雕刻精美的木质盒中,插上两块彩塑酥油花板。酥油花板上的图案,线条流畅,色彩鲜艳,表现吉祥的内容。此外,还插几枝鸡冠花和带穗的干麦杆。木盒两端有一对手柄,从中穿过一条哈达,一个完整的“卓苏切玛”就这样做在敢。“卓苏切五”是一个精美的艺术作品,它的外观具有很好的欣赏价值,它的内涵表现吉祥。藏族人民用它来表示新年吉祥如意、和家欢乐。“卓苏切玛”按照传统规矩,过新年、婚礼和重要庆典场面上出现。

  过新年和“卓苏切玛”一样重要的一个东西是“德嘎”。油炸果按照规定的形状堆垒起来摆在藏柜上,这就是“德嘎”。过年前夕,每家每户自己动手炸油炸果,除夕夜晚,把那此专作“德嘎”的油炸果认认真真地摆在藏柜上,摆成一个方形,摆法是有严格规定的。这时候“德嘎”的主体部分做好了。红花要有绿叶配。“德嘎”的前面整齐地摆上一排盛满糖果的瓷碗,旁边摆上方块酥油和砖茶一个完整的“德嘎”工程就这样竣工了。

  除了“卓苏切玛”和“德嘎”以外,还有“卓玛哲森”及各种糖果食品。煮熟的大米里放上熔化的酥油,盛在茶碗中,等酥油凝固以后,撒上粉末白糖,这就是“哲森”。人参果煮熟以后放进溶化的酥油,盛入茶碗中,稍侯酥油凝固,把粉末白糖撒在上面,“卓玛”就做成了。这一对食品作为吉祥的象征物在庆典仪式上缺一不可,藏历新年的“德嘎”上“卓玛哲森”理所当然地充当重要角色。

  大年初一的早晨,全家团圆,穿上最好的衣服。家中年长的人,坐在首席位置上,按照年龄大小依次坐下来。首先向年长的人敬茶大家喝完一道茶以后,依次敬“切玛”。用右手的拇指、食指、中指,从“切玛”盒中捏一点炒麦粒向空中丢三下,然后送入嘴中,用同样的作法把“切玛”盒中的糌粑向空中丢三下送入嘴中。一个象征吉祥的仪式就算完成了。新年头一天的早晨这个仪式必须举行,它象征吉祥,祝福全家在新的一年里健康幸福。这个仪式只有过新年、婚礼和重要的庆典仪式上才能出现。所以它是一个庄重而特殊的仪式。从初一的早上开始,过年期间凡来客人,进了门头一件事是敬“切玛”,说一声“扎西德勒”,然后请客人坐下来敬茶敬酒。“切玛”敬过之后,敬“卓玛哲森”,大家象征性地吃一点。祝福吉祥的仪式结束了。初一的早晨特别地要喝“冠典”粥。“冠典”粥的味道是酸甜酸甜的很好喝,特别是孩子们很喜欢。“冠曲”粥的做不并不复杂。青稞酒中放入一点糌粑,再放奶渣、人参果、红糖,熬成稀粥就成了。喝了“冠典”粥以后,要喝“卓土”粥,这一餐在大年初一的庆典上是少不了的。“卓土”粥做起来也很简单。浸湿的麦粒捣碎,把它放在骨头汤中,与肉片、奶渣熬成稀粥,放盐、放点调料,可口的“卓土”就这样作成了。这些丰美可口的早餐是大年初一早上必须要吃的食物,它给新年的早晨增添了喜悦的气氛。

  过年少不了喝酒。藏族人喝酒也很有讲究。敬酒的人很有礼貌地把酒碗端上去,喝酒的人并不马上接碗而饮。而是,先左手的无名指伸到酒碗里沾一点酒向空中弹洒三下,然后接酒而饮。这是一个十分独特的饮酒礼仪,看上去双方显得非常有礼貌。

  当暖融融的金太阳徐徐地从东山上升起的时候,欢乐的节日气氛从各自的家庭中走向院外的小巷。穿着节日盛装的青年男女,面带笑容,捧着“切玛”,提着酒壶走出家门,向左领右舍拜年。新年早晨见面的第一句话是“扎西德勒”(意为吉祥如意)相互敬“切玛”敬青稞酒,欢声笑语,喜气洋洋。主人家十分热情地接待前来拜年的客人。宾主欢聚在一起,饮酒欢歌,非常热闹。中午,可口鲜美的藏式菜肴招待客人们。主人家的热情款待使节日的气氛更加浓烈。藏历初一这一天,除了邻居之间相互拜年之外,亲戚朋友之间是不串门的。

  大年初二,大家走出家门,到亲戚朋友家去拜年。一进家门首先相互说句“扎西德勒”然后吃“切玛”。这是过藏历新年期间一个特殊的拜年方式。藏民族是个开朗的民族,歌舞总是与我们的生活形影不离。尤其是在欢乐的节日里,饮上甘甜的美酒,唱上一曲动听的歌,跳一场欢乐的舞蹈,把我们心中的喜悦心情尽情表达。向尊贵的客人敬酒,唱上一曲悦耳的歌,恭敬地把酒碗端到客人面前,表示敬酒的礼仪。对于这样一种高尚的礼节,平常滴酒不沾的客人也就盛民用工业难却,只好接盅而饮了。过年了,孩子们是最高兴的。穿上了新衣服,男孩子喜欢放鞭炮,女孩子喜欢踢毽子,他们玩得很开心,完全沉浸在快乐之中,忘却了疲劳。过新年真可以说是孩子们的专利,这期间快乐是属于他们的。我们看了也很高兴,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从童年的欢乐之中逐渐长大成人的,我们都有过这样的记忆我们对今天孩子们所过的生活是不妒忌的,但我们非常羡慕他们!

  根据藏历选择一个吉日,或初三、或初四初五,全院子的人聚集在楼顶上,举行一次祭神仪式,藏语里称作“托绥”。这是新年伊始,必需举行的一个重要活动。

  “拖绥”仪式开始了,首先一位僧人念颂祈祷经文,祈求神佛在新的一年当中,消灾灭禳,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牧业兴旺。在桑烟袅袅的香炉中添加“桑”(一种野生灌木,着燃以后其烟有股香味。烧“桑”表示敬神之前,先把神灵周围环境净化。这是在藏族民间活动中经常可以看到的一种现象)让香炉中的“桑”烟冒得更加旺盛一些,大家围着香炉,每人手中抓一把糌粑,在“天神制胜”的喊声中大家一起把手中的糌粑撒向天空。(这是一种约定俗成的民间世俗敬神方式。往往在一种庄重的仪式结束时,以这样的形式给正在完结的仪式打句号。)过后,把去年的旧经幡取下来,换上崭新的经幡。经幡是五色布条系在树枝上做成的。其五色分别代表蓝天、白云、红火、绿水和黄土依次排列。这两项活动的目的是祈求神灵赐予太平、幸福。仪式完毕,大家继续在楼顶上开怀畅饮。放声歌唱,互相敬酒,直到中午吃饭前。

  “拖绥”活动看起来是一次祭祀神灵的活动,但是,它的意义不仅仅是这样的。平日里街坊邻居朝夕相处,哪能不发生一些小小的摩擦,这是免不了的。可喜的是这些小摩擦并没有积怨成“疾”,天性善良的人们,在新年的“拖绥”活动中,相互敬酒,相互谈心,大家谁也不愿把旧岁的恩恩怨怨带到新的一年中,让它象驱逐年鬼一样从各自的心灵深处驱赶掉,新的一年里,建立新的、友好的、和睦的邻居关系,难怪藏族人的人际关系如此和谐、轻松、友好。他们把“隔山亲友的骨肉之情再深,不如隔墙邻居的磕磕碰碰为好”把这句民间谚语总是挂在嘴上,记在心里,付诸在行动上。

相关文件: